<rp id="s5t7n"></rp>
<source id="s5t7n"></source>

      1. <source id="s5t7n"></source>

        English | 中文

        English | 中文

        人民政協報 | 人間要好詩——《中國名詩三百首》發掘傳承“詩三百”精神
        作者:謝穎
        2020年06月10日

        本文刊登于2020年6月8日《人民政協報》09版-學術家園



        編者按:

        中國是詩的國度,每個時代都有引以為自豪的詩人和詩篇,每個時代也造就了自己的詩歌經典。近日,《中國名詩三百首》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正式出版發布。該書由北京語言大學語言資源高精尖創新中心組編,是其在研項目之一《新選中國名詩1000首:當代詩學名家選釋經典叢書》的階段性成果。書中精選中國文學史上305首經典詩歌(廣義的詩歌概念,包括部分詞和散曲小令),予以詳細注釋和獨到鑒賞,發掘中國詩歌的境界之美和技藝之精,凸顯了“精中選精”“經典精選”的價值追求,以“高雅”“專業”的選擇闡釋樹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新時代的“經典”風范。




        通古今之變跨越“五千年”與“一百年”

        對于中國讀者來說,“詩三百”是一個最富于經典意義的詞語。從作為“五經”之首的《詩經》三百五篇,到家喻戶曉的《唐詩三百首》,以及世間層出不窮的“三百首”選本系列,千百年來,伴隨著經典的大眾化普及,同時也伴隨著普通受眾的經典化訴求,一種堪稱“三百首”詩學精神建構史的歷史進程,在歷代詩詞選家的自覺推動下,無形而又有序地一直延伸到新世紀的今天。

        《中國名詩三百首》集聚了一支強大的作者隊伍,主編韓經太和各時段撰寫者趙敏俐(先秦兩漢)、錢志熙(魏晉南北朝)、葛曉音(隋唐五代)、莫礪鋒(兩宋)、張晶(遼金元)、左東嶺(明代)、蔣寅(清代)、張富貴(現當代),都在各自的研究領域深耕多年,且研究成果卓碩?!霸娙佟辈粌H是古老的詩歌經典,同時也是不斷更新的選詩傳統。從中國2000多年積累的詩詞中選出300首名作,就像試圖以幾勺水映照出浩瀚的大海,無疑需要勇氣。而無論是中國古典詩詞,還是中國現當代詩歌,對于當代中國人而言,都已經是一種“歷史流傳物”,需要予以合理闡釋才能激活它們的價值。對此,《中國名詩三百首》主編、北京語言大學特聘教授、北京語言大學語言資源高精尖創新中心特聘研究員韓經太從理論上進行了分析:“在我們看來,這應是一種穿越古今而找尋中華民族詩性思維特質的探詢意識?!ü沤裰儭诤迫鐭熀5闹腥A詩詞作品中精選出‘三百首’,其中包括跨越‘五千年’傳統文化與‘一百年’現代文化鮮明對峙的歷史界限?!边@種跨越在書中的直觀體現便是將中國傳統詩詞與中國現當代詩歌貫通選析。

        主編及各時段撰寫者

        長期以來,中國的文學史和詩歌選本都不自覺地將古典詩歌與現當代詩歌分疆而治,這無疑加大了二者之間的鴻溝,不利于進行古今的融會貫通?!吨袊娙偈住返囊粋€突出特點是將中國現當代詩歌與中國古典詩詞選在一編,不僅體現了中國詩歌史的完整性,而且有利于觀察中國詩歌古今演變的大勢。現當代詩歌部分的撰寫者、吉林大學文科資深教授張福貴的體會是,中國詩歌的歷史長河源遠流長,波峰浪谷淘洗出無數經典,流轉到20世紀為之一變?,F當代詩歌雖說在書中只占1/10,但是都為詩歌史上的新經典。其中既可看到傳統詩歌的流脈,又可預示未來詩歌的輝煌。這些新詩的經典價值已經為時間所證明,而讀者的閱讀就是經典化的過程。

        此外,古今貫通的意識不止體現在中國古典詩歌與中國現當代詩歌的同臺共振上,而且滲透在對各個時段的詩歌選析中,所選詩歌都立足于當代人格的養成和當代文化事業的建設,是對中國詩情畫意傳統的現代傳承與創新發展。韓經太表示,今天的時代,是一個高度關注中華傳統文化核心精神之闡發弘揚的時代。身處此時,在順其自然的從容不迫中,保持幾分對詩意美感的人文性靈的純愛,更保持幾分對悠遠深沉的中華詩詞抒寫主題的敬重,并因此而注重于對經典詩詞之情思韻味的熟參妙悟,最終將有助于發掘和傳承中華文化精神的當代文化事業。

        (圖片來源于網絡)

        學術助力普及經典與時代同行

        翻開書頁,可以看到書中所選詩詞都配有作者簡介、注釋和鑒賞。作者簡介對作者生平、詩歌風格、藝術成就略加介紹,為理解作品奠定一個基礎。注釋對詩詞中的疑點難點予以疏解,掃除閱讀阻礙。而鑒賞則是重心所在,要發掘詩心意蘊,也是最見撰寫者功力、水準和專業性的地方。負責唐代部分的北京大學博雅講習教授葛曉音在李白《月下獨酌四首其一》(花間一壺酒)中指出:“李白幕天席地,友月交風,‘詩仙’的瀟灑狂放掩蓋了他內心深刻的孤獨。這組《月下獨酌》的第一首,便以花下獨酌、舉杯邀月的清狂形象贏得無數贊譽,而其中深刻的人生思考卻少有人領會?!睂Χ鸥Α锻馈贰笆幮厣鷮釉?,決眥入歸鳥”兩句,葛曉音又說:以“蕩胸”二字置于“生層云”之前,似乎層層云氣是從詩人的胸中升騰,充分表現出詩人仰望泰山時精神的激蕩,以及將大自然的浩氣都納入胸懷的豪情。有此力度,下句說目送歸鳥以至要“決眥”的夸張,才更顯出“望”的專注急切和目光的清澈深遠。

        (圖片來源于網絡)

        負責宋代部分的南京大學文科資深教授莫礪鋒先生對蘇軾《飲湖上初晴后雨》“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兩句這樣解讀:“一般來說,人們游山玩水時多喜晴而厭雨。詩人卻認為晴景固好,雨景亦奇,這表達出一種獨特的審美價值觀,也體現出獨特的人生態度。蘇軾的思想自由通脫,其情感則執著又瀟灑。他以寬廣的胸懷擁抱人生,以超越的眼光觀察世界。蜀山蜀水固然是其情之所系,異鄉客地也使他安之若素。蘇軾既欣賞廬山、西湖等天下名勝,也喜愛密州等地的平岡荒坡。此詩表面上僅是對西湖景色的贊嘆,其實何嘗不是詩人曠達人生觀的生動體現?”這樣的分析是建立在莫礪鋒對蘇軾整個人生境界的體認基礎之上的,所以娓娓道來深中肯綮。

        (圖片來源于網絡)

        類似分析在全書中隨處可見。經典的詩歌總能引起大眾的共鳴,在不同時代給人以新的啟迪,其豐富的內涵和深蘊的美感也需要一代代學者不斷深入地解讀和闡發。由當代中國文學研究名家為大眾打造普及讀物,將學有所成的專家學者的研究成果通過普及讀物予以傳承和傳播,有力促進了經典作品的時代生命力,使其為更多讀者所喜愛。從“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新“詩三百”正為當代讀者徐徐展開一個詩的大美世界。

        (圖片來源于網絡)

        一本无码字幕高清在线-更新最快的韩国特级黄大片免费播放国产影院